【蔺靖】冬至·鸿雁

声明:这一章是重发重发重发……改动也并不是很大,大概是我有些强迫症吧……原谅我吧……这是第六篇!前五篇可以单看,要看前面的戳我头像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景琰亲启:

       许久未见,近来可好?
       现今已是腊月,粗略地算了算,你收到信时大约已是冬至,冬至大于年,可最近俗事缠身,抽不开身去东海与你一同过了。
       但借笔墨,聊寄相思,景琰可否恕我?

       距你我初见,已将近一年,不知不觉。
       第一次知道你,是在林殊那里。
       我实在是好奇,到底是何等人物,能让堂堂的赤焰军少帅如此看重?
       他笑称你是头水牛,品茶如饮水,糟践了不少好茶。
       起初,我不以为意,可直到我认识你,我才发现这个称呼实在贴切。
       都是那样耿直,倔强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见你,是在上元节,真是不得不感叹缘分二字之奇妙。
        起初,明明只是想简简单单打个招呼,却不想,逢着了你。
        初见你时,你一袭红衣似火,俊朗的眉眼如画一般美好,就那样突然闯进了我的心里,惊艳了我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  我见过不少美人,娇媚动人的,淡雅恬静的,冰雪可爱的,妖冶魅惑的,形形色色。可却从未有人如你一般,让我第一次真真切切产生了想要独占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对,独占。
        我自然知道你是个男子,而且还是个能驰骋沙场,保家卫国的好儿郎!从一开始我就知道,在听到了你的声音之后,我更是确定了这一点,可偏偏就从此魂牵梦萦放卿不下,思卿欢喜思卿忧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就有了清明那日的见面。
        那日的景琰也是风采依旧,虽着便装,却仍是气度不凡,那英武之姿,真不知会让多少闺阁女子为君夜夜无眠。
        也真是,越发让人心动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你发呆的样子着实可爱,便忍不住想要吓你一下,不过根据你并没有多少表情的脸来看,我似乎没有成功。
        叫你美人儿倒并非是我过于轻浮无礼,我只是想从你脸上看到更多真实的表情,多了解你一分,便离你更近一步。当然,也许还存了几分想逗弄你的心思在里面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你还不知道,那耳扣,所谓的心悦之人的饰物,其实是用你在上元节着女装时不小心遗下的耳坠制成的。
        原谅我这一小小的心机吧。

        细想来,还有一件事不应瞒着你,关于端午节那个夜晚。
        我实在是没想到,你最后还是来赴约了,在见到你的那一刻,惊喜万分。
        本以为要一人独醉,却谁曾想,有你同杯。
        你可还记得那一坛子酒?那酒虽然不烈,却极易喝醉。
        我必须承认,我是有私心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验证一件事情,所以,我吻了你。
        当极其短暂的一触即离之后,心头瞬间涌上来的狂喜让我明白,我大概这辈子,就困在你身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若非你厌弃了我,否则,我绝不放手。
        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想要独占能的心思在作祟。虽然知道这是妄想,但哪怕是一会儿,也让我心满意足 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在你心里,有着你的家国,有着你用尽生命都想去守护的人,你终是,不会只属于我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你的性子却让我不得不担忧,生在这帝王之家,你如何生存得下去?不用你说,我自知你皇兄祁王仁义宽厚,才华天纵,可……罢了,不说了,但愿不要成真吧。

        七夕那日,我送你佛牙,是想着我不在你身旁时,能有它代为陪伴,倒不是怕你孤独——你怎会孤独——而是怕你淡忘了我。
        之前我从未想过,我会因为一个人患得患失至此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我遇见了你。
        连林殊都笑我有些不像以前那个恣意随性、胆大妄为的蔺晨了。
        遇上了你,我总是不自觉地变得有些不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你给佛牙取的名字,我是真的有些吃惊,更有些害怕。
        你可知,佛牙即为舍利子,乃是皇权的象征?
        我希望你是不知的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我实在不愿,不愿见你心甘情愿地坐上那个位子,变成这个世界上最不自由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你尽管说我自私罢,因为我的确如此,我只愿你在余生,与我相伴,平安喜乐,不用背负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 在犹豫了许久之后,才最终决定在重阳节那日,向你表明心意。
        我设想了无数种情况,心中却仍是忐忑。
        千挑万选,才选中了那里,红叶似火般妖娆灼艳,私心想着,有如斯美景,你也总不至于太过决绝。
        那你,可愿我惊扰你的余生?
        当我小心翼翼说出那一句话之后,你面色凝重地看了我许久,久久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惶惶不安间,已到了分别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满心以为就此别过之际,你却突然回过头,说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求之不得。
        我心中欢喜,自是难以言表,只想拥你入怀,不愿放开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你跑得太快。

        余生有你,足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蔺晨

        落下最后一笔,蔺晨用手揉了揉酸涩的额角,笑着看向一旁的飞流,问道: “小飞流,怎么一直盯着你蔺晨哥哥看呀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,累,睡觉。”飞流皱着眉头,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哪里敢睡,不然那老头子怎么可能……”蔺晨叹了口气,转而又调笑道,“不如飞流去捉几只蝴蝶来在房间里扑着玩,嗯……飞流戏蝶,一定很有趣!”
        “睡觉!”飞流有些生气,鼓着小脸又重复了一遍。
        “行行行,睡觉!”蔺晨有些敷衍地说道,“小飞流先帮我送个信,送完我就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说话,算数!”飞流一把接过信,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只怕还是……”蔺晨看了看外面的天空,叹了口气,“太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 冬至,东海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酸!”某人嘴上虽是那么说着,嘴角却一直上扬。

————TBC

这一篇大概就是剖析一下阁主的内心,承上启下,顺便让小飞流出个场~
很感谢七公主Authes的喵的鼓励,虽然考试……还有老干部局の迷妹的夸奖!还有很多人(并没有)的红心和推荐!

评论(4)
热度(15)

© 薄晓QV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