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靖】元日·醉否

声明:其实没啥好说的,发现好久没说OOC了决定来说一下,人物OOC严重,慎入!!!
这是第7篇!这次这个有些重要!因为我现在也是个要走剧情的人了2333333好自豪肿么办QVQ但时间线还是不大对的上……但是季节对的上!不要问我为什么大过年的他们俩会在那里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“当我奉旨出使东海离开京城时,祁王还是天下景仰的贤王,林帅还是功勋卓著的忠良,赤焰军还是匡护大梁北境的雄师……”萧景琰偏着头,声音里带着眼泪。
      他没有哭。
      蔺晨没说话,只静静地听着萧景琰说着。
      现在的萧景琰不需要安慰,只需要一个宣泄口,而他,乐意效劳。
      “可当我回来的时候,却被告知他们成了逆子、叛臣、罪人,死的死,亡的亡,除了乱坟与灵牌,我甚至连尸体也没有看到一具,却让我如何分证清楚? ”萧景琰声音里浓浓的悲伤仿佛化作了实质的泪水,一滴一滴,滴落在蔺晨的心上。
      蔺晨有些忍不住想告诉萧景琰: 你的好兄弟林殊他没有死,所以,别那么伤心,好不好?
      可是他不能。

      琅琊山上。
      “你,决定了?”蔺晨俯视着在桌前安坐着的林殊,不,是梅长苏。
      梅长苏低着头,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。
      “那为何一定要是他?大梁明明有那么多皇子……”蔺晨有些丧气。
      “你明明知道,又何必自欺欺人。”梅长苏抬起头,看向蔺晨,“不是我想选他,而是,我只能选他。”为了不再有第二个赤焰,更为了大梁的百姓。
      “你明明还可以用其他的办法,又何必再如此……”处心积虑,步步算计……
     蔺晨吞下了未说出口的话。
      “我赤焰和林家,若要清白,要的便是彻彻底底的清白!”梅长苏朗声道,眼底仿佛燃起了火焰。
      这是蔺晨第一次从这具与赤焰军少帅完全不同的皮囊中,看见了昔日林殊的影子,看见了那个金陵城里骄傲张扬,明亮夺目的青年。
      “你未免太过贪心,”蔺晨叹了口气,“那次,要不是飞流哭着闹着非要跟我爹一起走,你只怕还在不知道哪儿当野人呢!”
      “我自有决断。” 梅长苏转头看向窗外,冬日暖阳,飞流躺着屋脊上,晒着太阳闭目养神,心中满是淡淡的温馨。
      “你可得给我好好修养,要知道,我家那老头子可费了不少……”蔺晨刚想叮嘱一会儿,见他心不在焉,叹了口气,小声嘟囔着走出门外,“谁管你,没良心!我还是想想怎么安慰我的景琰……”

      看着眼前虽然悲伤却依旧挺直了脊背的人儿,蔺晨有些心疼。
      他可以做到的,大概只有陪伴,陪伴他渡过这段最难熬的日子,等到梅长苏归来。
      “走走走!”蔺晨一把拉过萧景琰。
      “去哪儿?”萧景琰一脸错愕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      “还能去哪儿?”蔺晨回头笑道,“解忧之处呗!”

      一醉解千愁,自古就有的道理。
      可莫不是酒入愁肠愁更愁?
      那也好过你一人在这儿自怨自艾!
      好像,也对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

声明:文章第一部分的萧景琰的话是从原著里引用的

照例唠叨几句: 终于写到这儿了!反正下一章就完结了O(∩_∩)O,结局早就想好了,可是就是思路乱七八糟的,需要理一理。这章有些短,别在意~最后的意思大概就是蔺阁主拉琰琰喝酒谈心开解去了……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这个意思……话说,这章写他们两个人的好像有些少◑▂◐,就这样吧~以后再回来改呗,虽然每次这么说以后都没去改过。

另: 明天期中考试,我好方……

评论(6)
热度(10)

© 薄晓QV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