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靖】上元·终遇

声明:大结局了呢。还有, 别被一开头的对话误导!!! 我真的没写苏靖或靖苏。请务必忽略一些历史bug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“你听说了吗?陛下把王大人递上去的选妃的折子扔出去了呢!”
      “真的假的?以前不都是苏大人去递的吗?”
      “现在有哪个看不出苏大人不是真心诚意想让陛下娶妃的?上次我不小心看了眼递上来的画像,吓得我整夜都没敢睡!”
      “说来也是,陛下与苏大人感情真是好,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!太后做的点心陛下每次都不忘分出一份送去苏大人那里。”
      “这哪里是感情好!依我看,这分明是……”

      某个白衣男子躺在皇宫的梁上,听着下面宫殿里传来的宫女叽叽喳喳的谈笑声,挑了挑眉,自家这后院,似乎起火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苏府。
      “最后一次。”蔺晨从怀里掏出药瓶,一把放在梅长苏面前的桌子上。
      “怎么,舍得回来了?”梅长苏看着毫不客气坐在椅子上自顾自吃吃喝喝的人,挑眉问道。
      蔺晨斜眼看他,意有所指: “我要是再不回来,人都不知道要被哪个狐狸精被勾跑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梅长苏笑了起来,“哪里会有人有这等胆量勾蔺阁主的人?”
      “谅你也不敢!”蔺晨转头,唤过飞流,“来来来,小飞流,来尝尝你蔺晨哥哥给你带回来的甜心糕。”
      “甜……甜心糕?”飞流好奇地捻起一块,咬了一口,“唔……好吃!”
      “那是当然!”蔺晨满意地看着飞流吃甜心糕。
      “飞流,今天已经吃了不少东西。”梅长苏皱了皱眉,“不许多吃,当心晚上牙疼。”
      飞流看了看梅长苏,有些恋恋不舍,却还是听话地停住了口,自己跑到外面玩去了。
      “他倒是听你的话。”蔺晨的语气有些意味不明。
      梅长苏笑笑,不说话。
      “我说,你以后是不是就准备和飞流过一辈子了?”蔺晨感觉有些不对,这人……
      “他愿意就好。”梅长苏看向窗外,目光柔和,窗外有着一个正立在梅树下努力勾着梅枝的少年。
      “诶诶诶,你这儿我是呆不下去了!”蔺晨受不了了,就他孤家寡人孤零零的一个,“我先走了!”
      梅长苏看着蔺晨离开的方向,皱了皱眉: “你不去找他?”
      “时候未到!”蔺晨走远之前留下了这么一句话。
      梅长苏沉思了一会儿,将飞流唤进了屋内,吩咐了一些事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皇宫。
      萧景琰看着从苏府送来的药瓶,瓶身莹润细腻。
      这是第十个。
      萧景琰依然记得,第一个药瓶送来时,那时自己还未认出是小殊的苏先生托人带了句话: “第十个药瓶至时,斯人缓归。”
      那时的他疑惑了许久此举的用意,斯人缓归,是自己想的那个斯人吗?或许吧,也算是多个念想。
      蔺晨离开了,自从他告诉蔺晨他要参与夺位之后,蔺晨再没有出现过,他至今依然记得蔺晨最后看他的那一眼,里面的情绪太过复杂,难以忘却。
      萧景琰知道,蔺晨生气了,很生气。
      可他本以为他至多三四天气就消了,就会回来。可十天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,他等来的,是那个药瓶,和那句话。
      蔺晨陪伴他渡过了那么多艰苦的岁月,伴他在外征战、守疆,陪他一道赏那漠上明月、共话天明,在别人都因梁帝而对他有所疏远时,只有蔺晨一直在他身旁,一如往昔。
      萧景琰怎么也不敢相信,蔺晨竟会……
      如今两年已过,赤焰逆案已经昭雪,小殊已从战场归来,而自己已经登基为帝,他知道了苏先生是小殊,自然也知道了蔺晨就是那神秘的琅琊阁的阁主。对于后者,他倒并不是十分意外,蔺晨身上的种种神秘之处都表明,他不会简简单单的只是个江湖郎中。
      他也曾经追问过小殊蔺晨的下落,可小殊只摇了摇头,他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 而现在,他终于等来了第十个药瓶,可是他等的实在太久了,久到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坚守是否会有回应。
      终于,到了吗?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蔺晨必须承认,他不告知萧景琰就擅自离开有一定的赌气的成分在其中,他确实很生气,不是他不理解萧景琰,可理解并不代表赞同,他真的需要一段时间来好好思考,接受。
      再加之,以梅长苏的身体状况,支持他想完成助萧景琰争位的愿望实在太过勉强,若是强撑着,那必然是有殒命的风险。
      蔺晨实在是不明白,自己这么一大好青年,怎么会摊上这两个没良心的,但没办法,一个是心尖上的人,一个是挚友,没有一个是能放下不管的。
      他认了。
      这两年间,他回来过许多次,可是他每每到了靖王府门口就不敢再继续多走一步,不敢去看他,怕一见到他,自己就走不动了。
      而如今,景琰已经登基成帝,梅长苏的身体虽然不是太过康健却比以往要好太多,一切都大好了。
      蔺晨觉得,得找个好日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上元。
      萧景琰望着城墙下的街道,似乎和多年前一样热闹,只是人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些人了。
      去走走吧,萧景琰心底莫名地涌上来这样一种冲动。
      萧景琰只随意地逛着,一个人。
      “公子一个人?”一个身着月白色襦裙的女子笑容明媚,一旁鹅黄色衣衫的女子面带羞怯,“不如同我们一道走吧!”
      萧景琰愣了愣,回绝道: “两位都是女子,这样不好。”
      那女子听了笑容不减,继续游说: “反正公子现在也只有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 “公子就跟我们一起吧。”鹅黄色衣衫的女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。
      “可……”萧景琰有些难以招架,不知道怎么才能拒绝。
      “谁说他只有一个人?”一个熟悉的清亮声音响起,带着一贯的风流和轻佻。
      萧景琰猛地回头,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,执扇而立,风流依旧,背后是一片灯火阑珊。
      一如初见。
      “我,回来了。”蔺晨笑着眨了眨眼。
      萧景琰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可眼里的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  “你不是不要我了?”
      “哪里舍得。”
      “以后还走吗?”
      “一看见你,就走不动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完结了~好开心!
感谢一下一直在看文评论的七公主Anthea的宽粉喵~
老干部局の迷妹,和她同勉,共同进步!
最后抱住我家茶茶,我是真爱她呀~
就这样了~

评论(14)
热度(45)

© 薄晓QV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