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靖】被饲养的蔺阁主(一)

*私设蔺晨为半妖

*不走剧情

*bug一堆

*OOC

.

萧景琰走在去苏府的路上,手里提着一包茶叶。

起因是母亲想送一点武夷茶给苏先生。

正好他没什么事就顺手帮忙送了,也算出来散散心了。

但不知为何,走在路上,萧景琰总感觉有一道专注且诡异的目光正注视着他。

他停下来四处望了望,视线锁定在了一棵熟悉的树上。

那棵树高大得惊人,若是人站在树下望,会发现茂密的树盖几乎可以将整片天空遮住。

犹记得年幼时,他总喜欢在这棵树下练武。

挥舞出的一招一式中间,会带出或明或暗,或大或小的光影,带着春日的生机,抑或是夏日的蝉鸣,兴许是秋日的落叶,也可能是冬日的凛冽……

只可惜,他再也回不去从前。

……

对了,树干上卧着一只猫。

纯白的毛色,微微扬起的下巴,优雅而慵懒的眼神。

它在看他。

只那么一眼,萧景琰就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。

他将手里的茶叶放下,走了过去。

猫纵身一跃,正好落进他的怀里。

萧景琰被扑得踉跄了几步。

这猫……着实有点沉啊。

它灵活地蹿上了萧景琰的肩头。

猫尾轻轻蹭过他的脖颈,微微有些温热和痒。

“喵——”叫声清亮,还似乎带着一股子催促的意味。

这是让他往前走的意思?

萧景琰虽然不懂猫语,但莫名觉得就是这个意思。

“喵————”催促之意似乎更重。

“知道了。”萧景琰无奈地笑了。

真是个祖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萧景琰走到苏宅门口,远远地就看见了飞流。

他刚准备跟飞流打个招呼,正要开口,却不曾想飞流见到他竟如同见了鬼一般,扭头就跑,嘴里似乎还念叨着“妖怪”、“坏蛋”之类的词。

萧景琰挺纳闷,难道他给飞流的印象竟差到这个地步?

猫在萧景琰背后愉快地摆起了尾巴。

靖王殿下百思不得其解,最终决定找麒麟才子答疑解惑。

梅长苏正坐在桌前看书,面前的白瓷碗里盛着药,还冒着热气。

萧景琰问了声好,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。

“靖王这猫倒是不错,很是漂亮。”梅长苏随手将书搁在桌上,饶有兴趣地观察着顺势从肩头溜到萧景琰怀中的白猫,“只是,我以前似乎从没见靖王带出来过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萧景琰笑着摸了摸猫,“是我刚刚在路上遇见的,很是合眼缘,便准备带回去养。”

那猫颇含警示意味地瞪了眼梅长苏,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。

梅长苏见了,却是笑了起来,为他苍白的脸色添上了一丝丝红晕:“靖王这猫倒是有些凶性,可想过曾为他取个名字?”

“不曾。”萧景琰颔首,“不如先生帮景琰想一个?”

“嗯……”梅长苏作势沉吟了一会儿,“不如叫……狗蛋?”

“这恐怕有些……不妥吧。”萧景琰觉得,要不是他使劲按着自己怀里的猫,估计现在梅长苏的脸已经被挠花了。

“靖王殿下你是不知,乡间有句俗语:‘贱名好养。’苏某人觉得这猫的品种定是比较珍奇,才能有如此好品相。”梅长苏气定神闲,一本正经地瞎说,“但往往越是品种名贵,就越怕养不长久,苏某人取名正是据此。”

“听来似乎有几分道理。”萧景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“那它就叫……狗蛋吧!”

狗蛋默默地在心里把梅长苏凌迟了一万遍,并且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,这个靖王有材有貌,怎么就没脑子呢?!

“对了,靖王殿下来苏府是为了何事?”梅长苏对萧景琰会来此感到十分奇怪,最近朝中并无大事发生,诸事顺遂,亦无暗流涌动,变故突生。

“是母亲让我来给苏先生送一些……”萧景琰忽然记起来,母亲要他送的茶叶,似乎被他忘在了那棵树下……嗯……都怪狗蛋!

默默躺枪的狗蛋表示自己很无辜很受伤,在这薄凉的尘世里他已经是只废猫了……

“送些什么?”梅长苏有些奇怪萧景琰为何说到一半便不说了。

“茶叶。”萧景琰讪笑了一下,立即低下头,跟狗蛋大眼瞪小眼,不再有其他举动。

不过,他忽然发现狗蛋左耳上居然带着一个银白色的耳扣,莫非狗蛋其实是有主人的?

萧景琰又转念一想,他俩也算是因缘而遇,等它主人找来讨要时,姑且算是他和狗蛋缘分尽了吧。

“那茶叶在何处?”梅长苏记得他似乎没看见萧景琰有待茶叶进来。

“因为要抱狗蛋拿不下了,就放在了……”萧景琰有些吃力地托起狗蛋跟梅长苏解释,心虚地要命。

狗蛋生无可恋地睁着一双死鱼眼,神色呆滞地看着梅长苏,一副“我就这样,你能奈我何”的无赖模样。

梅长苏看着对面的一人一猫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我自己让人去取吧。”

“就在苏府前面不远的那棵树下,”萧景琰歉意地笑了笑,“真是麻烦苏先生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,梅长苏拿到了他的茶叶,而萧景琰则抱着狗蛋回了府,一切都非常圆满(?)!

至于为什么飞流见了萧景琰会跑这个问题嘛……

个中原因十分复杂,前因后果很是纷乱。

但总之一句话,我们的蔺阁主对狗蛋这个名字非常不满!

评论(11)
热度(62)

© 薄晓QV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