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靖】被饲养的蔺阁主(二)

*私设蔺晨为半妖

*不走剧情

*bug一堆

*OOC

*感觉和自己上一次更新隔了几个世纪

.

萧景琰兴致勃勃地带着狗蛋回去了,准备给它添置点事物安顿下来。

没想到,一进府中,麻烦就来了。

“汪汪汪汪汪汪汪——————”佛牙一下子就冲了出来,冲窝在他肩上的猫狂吠。

狗蛋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只是淡淡地撇了佛牙一眼。

猫狗是天生的冤家。

萧景琰扶额,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,但现在似乎也已经迟了,他已经把狗蛋带回来了,难不成还要再放回去?

“殿下!”列战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“我实在是拦不住佛牙,让它跑了过来,没惊到您吧?”

“无碍,你先把它领回去吧。”萧景琰还真的有些庆幸列战英过来了,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殿下,您这猫……”列战英有些好奇,该不会……

“路上捡的,看着投缘。”萧景琰笑着抛下这么一句,往屋里走去。

殿下,您捡东西也不要这么随便啊!不然就算是王府也会养不起的!列战英在心里默默地咆哮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夜,月光凉如水。

纯黑眼瞳的白猫灵敏地跳出窗子,落在了院子里。

一转瞬,便化作了一个白衣男子。

“诶,麻烦!”蔺晨活动了一下手脚,“时间不多,还是得先干正事!”

蔺晨轻车熟路地走着,很快便到达了他的目的地。

犬舍。

他倚在门口微笑着看佛牙。

“汪汪汪汪!!!!”佛牙很快醒了过来,开始叫。

“不许叫。”蔺晨随手施了个定身术和隔音咒,准备好好教育一下某只不懂事的小动物。

“汪汪汪汪汪汪汪!”叫得更响了。

窗外的月亮正爬上树梢,淡淡的月光漏过棕色的窗棂,倾泻在地面上。

“真是倔。”蔺晨有些苦恼地打了个响指。

“啪——”一棍子下去。

“嗷呜!”

“还叫吗?”蔺晨笑眯眯地环着手看它。

“汪汪汪!!!”

“啪——”又是一棍子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“还叫吗?”蔺晨很有耐心地继续。

……

N次以后。

“还叫吗?”

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佛牙颓废地摇了摇头。

“啪——”还是一棍子。

“啊呀,不好意思,打顺手了。”蔺晨笑眯眯地爱抚了下佛牙,以示歉意。

蔺晨打了个响指。

窗外的月亮仍挂在树梢。

“汪……”佛牙下意识地叫了一声,随即生生咽了回去。

“嗯。”蔺晨满意地点了点头,表示赞许。

他顺手施了个安眠咒给佛牙。

它会有一个好梦。

蔺晨走出犬舍,不知怎的,忽然生出了几分想看萧景琰的心思。

然后,然后,然后他就又走回去了。

说好的正事呢?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萧景琰今日睡得有些不甚安稳,总觉得有什么在窥视着自己。

忽地,一阵细微的风拂起。

来不及细看,萧景琰立马抽出枕头下的短剑,从床上一跃而起。

等他定睛看时,一个白衣男子站在那里,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格外醒目。

“你是何人?”萧景琰厉声问道。

“诶,别那么凶嘛,美人儿。”蔺晨的声音清亮,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好听,“我又不是什么刺客。”

“放肆!”萧景琰瞪了他一眼,“快说!”

“是梅长苏让我来的。”蔺晨毫无压力地把锅扔给了梅长苏,谁让他给萧景琰提议了那么一个破名字!

“苏先生?”萧景琰怔了怔,不过梅长苏身边的奇人异士总是很多,“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这个说来话长,我们坐下来慢慢说。”蔺晨微笑,点起了灯。

整个房间一下子亮堂了很多,萧景琰也看清了男子的模样。

眉若远山,目似凉月,唇角微勾便泛出一泓春水,春水之上还绽着一两枝桃花。

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好看,萧景琰不禁暗叹。

蔺晨坐下,拿起桌上倒扣的茶盏给自己倒了杯茶,示意了下萧景琰,“要吗?”

萧景琰摇了摇头:“先生,这茶已经凉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若我说它是热的呢?”蔺晨眨了眨眼睛,“要不我同靖王殿下打个赌?若这茶是冷的,靖王殿下想知道些什么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“若是我输了呢?”萧景琰面色平淡,对他给出的条件不怎么在意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蔺晨想了想,笑道,“想不出来,还是等以后想到了再说,如何?”

“好。”萧景琰自信地一笑,“只要别是违背我原……”

一杯热茶贴上了他的脸颊,恰到好处的温度。

“……则的事。”

“喝吗?”

萧景琰愣愣地接过那杯茶捧在手里,怔了怔,有些不敢置信和热切:“先生怎么做到的?”

“这个啊……”蔺晨的眼里盈满了笑意,“就不告诉你!”

萧景琰的目光黯了黯,眼睛里弥漫起一丝丝雾气,有些失落。

蔺晨深呼吸,尽量不去看萧景琰,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把真相告诉他了,他媳妇儿可怜兮兮的样子怎么会这么可爱!!

“对了,先生。”萧景琰忽然想起了还有正事,“苏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……大概是,有的吧……”蔺晨在萧景琰真诚的目光的注视下感到格外地心虚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

评论(4)
热度(49)

© 薄晓QV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