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谭赵】白云初晴,幽鸟相逐(中)

*OOC

*狗血,慎入

*保证HE!

*不HE我都对不住我自己!

.

等赵启平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傍晚。

金黄色的夕阳斜斜地照了进来,有些刺眼。

赵启平翻开不知何时盖在身上的被子,拿起不知何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水喝了一口。

他眯着眼,从床底摸索出手机,开机。

十多条短信。

其中五条是谭宗明的,时间大概在他发出去以后的一两个小时,其大意无非是问他怎么了之类的,然后就没了动静。

赵启平自嘲地想,看来他在谭宗明心里也不过如此。

也对,他们本来就只是各取所需的关系。

只不过谭宗明对他太好,他自作多情了而已。

果然还是早点断了的好。

赵启平快速地收拾了下自己,找了件厚实一点的...

【谭赵】白云初晴,幽鸟相逐(上)

*OOC

*狗血,慎入

*保证HE!

*不HE我都对不住我自己!

.

大年三十,赵启平没回家。

回不了。

正好,留在医院值班。

大过年的,进医院的人却不减反增。

赵启平是从早忙到晚,一整天的门诊,中间有两三台手术,从手术台上下来,手脚都止不住地想打颤,真的累,累到他都不想分出心思去想其他的东西。

等赵启平下了班,夜幕已降。

除夕的夜景并不是很好,很是混浊,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。

院里一起值班的医生护士知道他今天一个人,邀他一起在院里跨年,他婉拒了。

走到闹市区,人比平时还多一些。

街上张灯结彩,挂满了大红色的装饰,很是喜庆。

赵启平忽然想起来自己刚刚入职的那

© 薄晓QVQ | Powered by LOFTER